CALENDAR

« 2017.10 »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
家長 - 伊集院 右京

  • 家長 - 伊集院 右京
  • 妖精 - 少爺
    食字 - 樁笙
    Livly - 毛毛先生(歿)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花 惑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
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04.08
Sun
「欸欸我說你啊」
「啊?少爺怎麼了嗎?」
「唔...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...那個...咳咳.........」
「如果麻沒事的話少爺要去換衣服囉?」
「啊?!你又要出門?!!你是不是又要跟那個王八羔子旴出門?!!」
「嗯。怎麼了嗎?」
「你----咳咳、你、你你你你你--我問你喔!」
「姆?麻有話快說、旴要來接少爺了!」
「就是那個你知道的嘛----」
「知道哪個?」
「唉唷就是--嘖...你到底有沒有跟那個王八羔子旴在一起啦?!」

齁、老天保佑我順利的說出來了。

「啊?!!」
「就字面上的意思、你別想逃避問題我必須知道事實這很嚴重。」
「沒有、少爺沒跟旴在一起。」
「啊?!!」
「就字面上的意思。少爺可以去換衣服了嗎?」
「等等等等等等等等、少爺、你喜歡旴對吧?」
「喜歡啊、所以呢?」
「那個旴也喜歡你、對吧?」
「姆...不知道。」
「不知道?!那你還跟他出去約會甚至還上床?!」
「麻到底想說什麼?」
「我的意思是--你們這樣不會...不會很奇怪嗎?」
「哪裡奇怪?」
「全部。」
「那麻跟TAKUMI就不奇怪了嗎?」

沉默。

「放任他跟外面的女人上床約會、不跟麻聯絡也不覺得怎麼樣、這樣比較奇怪吧?」

繼續沉默。

「少爺只是單純的想要跟旴在一起、因為跟旴在一起很快樂。沒有別的原因、也不會有什麼原因、懂嗎?」

還是只能沉默。

「少爺知道麻只是害怕失去、但麻這樣的做法只會失去更多而已。只顧慮自己的人、是最自私的人。」

然後我看見一臉無奈的旴走近窗口、他尷尬的向我招招手。
他應該都聽見了吧我想。
羞愧。

「我說你啊...他好歹是你母親吧?講話也客氣一點嘛......」
「那是因為麻欠罵!」
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旴笑著揉了揉少爺的頭。
「那麼不好意思伯母、我帶少爺出門囉。」
「嗯......」
「然後......」
「嗯?」
「或許我沒辦法給少爺幸福、但如果他需要我、那麼我會陪在他身邊。因為我希望他能快樂、而我也會讓他快樂的。但這樣的快樂不一定要包含什麼才能成立、希望伯母會了解我的意思。那麼告辭了。」

旴笑了、他抱緊少爺、緊緊的、並且在他額上輕吻。
少爺也笑了、很快樂的那種。
比起之前那種糟蹋似的笑容、顯然他是真的快樂多了。
看著他們這樣我點點頭、然後他們走了、手牽手的。

有種複雜的情緒湧上。
但我怎麼也釐不清這之中到底包含了哪些因素。

04.05
Thu
「喂、別抽煙了、臭死了!」
「唔?少爺不喜歡菸味?我記得我看過你抽煙的啊?我瞎了不成?」
「早不抽了。反倒是麻、怎麼抽起菸來了?」
「因為想找個去死的藉口。」
「真是.........」
「沒有啦我開你玩笑的。總要發洩一下的嘛、當你已經走投無路的時候。」
「走投無路?跟MU一樣?」
「啊、你知道啦?」

我拿下菸、笑著看著少爺。

「嗯。知道啊、怎麼會不知道。」
「唷~~~還真看不出來欸、那個個性彆扭的少爺也會關心人欸。哈哈!」
「麻不要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行不行?討厭死了。」

我乾笑幾聲、只能尷尬的摸摸鼻子。
這個孩子什麼時候開始這麼伶牙利嘴來著?一定是那個旴教壞他的!
下次看到他非得要把他吊起來打不可!

「那少爺是不是應該帶根菸去找MU?」
「欸欸、我說你就別害人家了......」

我趕緊將手中的煙捻熄、我可不想成為別人的壞榜樣。

「少~爺~~~」

伴隨著呼喚聲的是幾聲石頭敲在玻璃上的聲響。
哎唷!說人人到!看老娘怎麼把你吊起來打!不把你打的滿地找牙老娘就跟你同姓......

「麻!少爺出門一趟、很快就回來!」
「唷、心情這麼好...是去約會啊?」

我酸溜溜的揶揄著少爺、原以為他會臭著一張臉大聲抗議、結果他居然只是轉過頭來對我微微的一笑!而且還是甜似糖的那種笑容!

吭?!

03.27
Tue
毛毛先生是個活潑的孩子。
家中歡樂的氣氛是由他來帶動的。

有個溫柔體貼的男朋友、叫艾維斯。
因為某些複雜難以解釋的原因、目前小艾離開中。
(其實是被某個討人厭的敗類害的)

喜歡吃昆蟲、家裡的螞蟻都是靠他解決的。
最喜歡邊吃螞蟻邊數隻、不過每次都被少爺嫌吵。
嗜甜、尤其是軟糖。

生氣的時候會嘟嘴、高興的時候會搖尾巴。
是個情緒會明顯表現出來的人(狗?)。

偶爾會說出讓人難以理解的話語。
比如說:今天的天空在哭泣呢、真可憐。
但天氣明明就好得跟什麼一樣。

常常掛著笑容、但是不是真的開心就不知道了。
總覺得他是家中最難以理解的孩子。
小艾的離開對他來說似乎有著非常深的影響。

身高目前還在持續加中、最後一次量的時候是16.4公分。
雖然排行老三卻是家中最高的孩子。
不怕冷、所以都穿無袖上衣+超短褲搭配色膝上襪跟布鞋。

代表色是芋頭色、所以也有芋頭的外號。
但他本人卻非常的害怕芋頭。
據說是因為芋頭外面毛毛的讓他覺得很可怕(?)。

還喜歡看書、畫畫、喝下午茶、還有唱歌跟散步。
據說都是跟小艾一起培養出來的。
(畫畫跟唱歌除外)

意外的非常會做料理或是甜點、茶之類的。

FC2Ad

FC2 / by hty 立入禁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