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ENDAR

« 2017.10 »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
家長 - 伊集院 右京

  • 家長 - 伊集院 右京
  • 妖精 - 少爺
    食字 - 樁笙
    Livly - 毛毛先生(歿)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花 惑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
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09.03
Mon
「少爺要去殺了他!!!」
「你別那麼衝動!」
「放開少爺!少爺一定要殺了他!!!」
「欸我說你啊就不會試著阻止一下他嗎?!」
站在一旁的旴只是攤了攤手、擺明沒有想阻止的意願。
廢物!

「我說啊毛毛是自殺的唷、你這樣憑什麼殺人家呢?」
「你懂什麼!!!要不是那傢伙、要不是那傢伙...毛毛會死嗎?!」
「妳這樣只是在意氣用事。」
「你說什麼?!」
「難道我有說錯嗎?這種事情跟別人無關的吧?」
「....................」
「毛毛死了我也很難過、可是你不能這樣就意氣用事、知道嗎?」
然後少爺反身抱住旴、顫抖。
「あぁ~你這個笨蛋、想哭就哭出來啊!」
少爺只是更用力抓緊了旴。

這是幾天前的事情了其實。
嗯、毛毛死了、其實很久的事情了、只是嗯......
是少爺先發現的、所以我想他的衝擊是最大的吧。
毛毛似乎是放血死的、手腕上有著深深的刀痕、可以見骨的那種深深的刀痕。
救不回來的、救不回來的、所以我什麼也沒有做、只是看著那具帶著笑容的屍體發愣。
少爺大吼著他沒有死毛毛沒有死、快救他快救他誰來救救他......然後痛哭失聲。
看著這樣的畫面的我只是輕輕的將毛毛抱起然後放在手掌心、走到廁所(我沒有把他丟到馬桶裡沖走啦哈哈)將他洗乾淨、然後就放在曾經他與小艾並肩而坐的窗口旁。

毛毛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、那樣的笑容。
這麼說起來、毛毛死去的前天晚上似乎有聽到歌聲、細細小小的、並且唱的是英文歌曲。
原來那並不我的幻覺啊...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呢...

啊、那一天的毛毛似乎很快樂的樣子、整天笑嘻嘻的跟我們談論著以前跟小艾在一起的回憶、毛毛看起來很快樂的樣子、真的很快樂的樣子唷。
只是沒想到在那樣的笑容底下、卻是巨大悲傷的反相。

毛毛到底是怎麼撐過這些日子的呢?
認真回想起來、毛毛好像一直都很少將負面的情緒表現在臉上、從來就不曾看過他哀傷的模樣、除了他知道他再也見不到小艾那天。
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毛毛哭泣、雖然只是一兩滴眼淚、卻還是讓我傷心的掉下了眼淚。
『不要哭唷、這樣蝴蝶會飛不起來的。』
看見我哭的時候、毛毛這樣告訴我、然後用他小小的手抱住我的臉頰。
親吻。
這個貼心的笨兒子啊。

不想放任毛毛的屍體暴露在空氣之中、於是趁著假日我去買了一個盆栽、然後細心的撥開了土壤、將毛毛放了進去。
起初少爺不願意讓我將毛毛埋了、他認為毛毛沒死、他到現在還是如此認為著、他大叫大哭、還是旴在一旁將他拉住的呢。
為此我還跟少爺冷戰了好久。
直到昨晚、或許是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吧、他默默的走到我身旁抱住我的手臂、然後哭泣。

是說、毛毛的屍體沒有臭味呢、反到有一鼓甜甜的味道。
很淡很淡的那種、你不認真聞會聞不到的甜甜的味道。
毛毛呀、你現在快樂嗎?
如果你不快樂的話、我們會很傷心的唷。
所以請你一定要快樂、無論這是否太過自私也一樣。
請你一定要快樂。

07.06
Fri
欸沒想到距離上一次的日記已經有三個月這麼久了欸。
突然有種不可原諒的感覺(笑)
這三個月改變了很多事情唷、真的很多很多。
孩子都活的很好、只是我沒有把握寫出很吸引人的故事所以。
所以才不肯讓孩子露臉。
畢竟、很重要的人都不在了啊、對那些孩子們而言。
噢好像有些無關是吧?
最近講話常常這樣、習慣就好了。
 
過去的雖然是過去了、但有些過去不是說原諒就可以忘記的。
因為不想忘記那樣的仇恨、所以堅持不肯低頭。
誰對誰錯已經不在重要、就只是想懷抱著恨、對你還有你跟你。
就只是如此而已。
就只是想恨而已。
我是個不可理喻的壞女人、不是嗎?

04.08
Sun
「欸欸我說你啊」
「啊?少爺怎麼了嗎?」
「唔...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...那個...咳咳.........」
「如果麻沒事的話少爺要去換衣服囉?」
「啊?!你又要出門?!!你是不是又要跟那個王八羔子旴出門?!!」
「嗯。怎麼了嗎?」
「你----咳咳、你、你你你你你--我問你喔!」
「姆?麻有話快說、旴要來接少爺了!」
「就是那個你知道的嘛----」
「知道哪個?」
「唉唷就是--嘖...你到底有沒有跟那個王八羔子旴在一起啦?!」

齁、老天保佑我順利的說出來了。

「啊?!!」
「就字面上的意思、你別想逃避問題我必須知道事實這很嚴重。」
「沒有、少爺沒跟旴在一起。」
「啊?!!」
「就字面上的意思。少爺可以去換衣服了嗎?」
「等等等等等等等等、少爺、你喜歡旴對吧?」
「喜歡啊、所以呢?」
「那個旴也喜歡你、對吧?」
「姆...不知道。」
「不知道?!那你還跟他出去約會甚至還上床?!」
「麻到底想說什麼?」
「我的意思是--你們這樣不會...不會很奇怪嗎?」
「哪裡奇怪?」
「全部。」
「那麻跟TAKUMI就不奇怪了嗎?」

沉默。

「放任他跟外面的女人上床約會、不跟麻聯絡也不覺得怎麼樣、這樣比較奇怪吧?」

繼續沉默。

「少爺只是單純的想要跟旴在一起、因為跟旴在一起很快樂。沒有別的原因、也不會有什麼原因、懂嗎?」

還是只能沉默。

「少爺知道麻只是害怕失去、但麻這樣的做法只會失去更多而已。只顧慮自己的人、是最自私的人。」

然後我看見一臉無奈的旴走近窗口、他尷尬的向我招招手。
他應該都聽見了吧我想。
羞愧。

「我說你啊...他好歹是你母親吧?講話也客氣一點嘛......」
「那是因為麻欠罵!」
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旴笑著揉了揉少爺的頭。
「那麼不好意思伯母、我帶少爺出門囉。」
「嗯......」
「然後......」
「嗯?」
「或許我沒辦法給少爺幸福、但如果他需要我、那麼我會陪在他身邊。因為我希望他能快樂、而我也會讓他快樂的。但這樣的快樂不一定要包含什麼才能成立、希望伯母會了解我的意思。那麼告辭了。」

旴笑了、他抱緊少爺、緊緊的、並且在他額上輕吻。
少爺也笑了、很快樂的那種。
比起之前那種糟蹋似的笑容、顯然他是真的快樂多了。
看著他們這樣我點點頭、然後他們走了、手牽手的。

有種複雜的情緒湧上。
但我怎麼也釐不清這之中到底包含了哪些因素。

FC2Ad

FC2 / by hty 立入禁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